• 业务平台
  • 股权投资
  • 债权融资
  • 投融资服务
  • 投资案例
  • 博士后科研工作站
  • 政策研究
  • 企业风采
  • 党建工作
  • 党建概况
  • 党建信息
  • 书记项目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中文  |  English    
    投资申请
  • 新闻动态

    News

    行业信息
    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信息

    8月VC/PE投资交易同比锐减56%,LP遴选GP把关趋严,中小投资机构面临优胜劣汰

    本文转载自《每日经济新闻》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    随着上半年资本寒冬的延续,下半年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在存量和增量方面均有萎缩。据投中数据9月14日的报告,8月VC/PE投资活跃度同比锐减56%,另有326家机构完成新基金的设立,同2019年8月相比减少13.98%。

    值得关注的是,受长期资本的供给不足影响,当前国资背景GP仍是吸引产业资本的主力,而另一方面,众多中小投资机构面临优胜劣汰。有分析指出,这会导致LP在GP的遴选方面更趋严格,数据统计显示,8月新成立的基金中多数为高瓴资本、广州金控等头部及国资系GP,其他机构的募资能力持续承压。

    8月投资案例环比降26.37%

    围绕医疗产业和创业板注册制红利,股权投资在7月曾有所起色——投中数据统计显示,当月134.57亿美元的投资规模带动了当月474起投资案例。对于VC/PE今年下半场的演绎,投资界曾有不少期待。

    而8月并未延续数量和规模的双升态势,仅投资规模一项就跌至93.56亿美元,不及今年4月份的水平;投资案例也环比下降了26.37%。最直观的特征在于,有限的投资资本持续投向个别领域,并没有激活全行业的投资热潮。

    不过数据显示,2020年以来,各月的单笔投资均值同比均有不同幅度增长,8月单笔投资均值达2681万美元,同比涨幅高达52%。其中,亿美元级别的交易共计31起,十亿美元级别也有3起。

    另外,从重点行业来看,8月,医疗健康领域交易数量虽然同比减少34%,但依旧是VC/PE投资热点,交易活跃度蝉联首位;交易规模大涨89%,单笔交易均值猛增188%。值得关注的是,教育培训领域的在线教育大额交易也层出不穷,在案例数量减少65%的情况下,交易规模增长66%,单笔交易均值大幅增长367%。

    从细分轮次来看,A轮投资依旧最为活跃,共计发生107起交易;上市及以后的交易总金额接近32亿美元,单笔均值高达1.6亿美元。但与此同时,种子轮和天使轮阶段的融资依然较少,其中,种子轮案例数量仅为3起、占比约0.86%,单笔规模不足1百万美元。

    无论是抱团后期高估值项目投资,还是摒弃早期风投,其背后依然是机构长期贯彻的确定性投资逻辑,更在于“被投企业IPO进入快车道,账面回报上调”。有分析指出,在资本市场深化改革的利好下,被投企业IPO案例数延续了2019年的增长态势,在2020年热度不减。

    据公开数据统计,2020上半年被投企业IPO数量达856笔、同比上升86.9%。从退出收益来看,2020上半年中企境内外上市账面回报水平(发行时)达到4.8倍,其中1月、2月与6月账面回报水平(发行时)均在5倍以上,拉动上半年退出收益同比上调35.2%。

    市场优胜劣汰进程提速

    2020下半年以来,VC/PE募资市场呈现逐渐回温态势,新成立的VC/PE基金数量虽依旧不及2019年同期,但同比差距正在缩减。

    投中数据统计显示,8月,326家机构完成新基金的设立,同2019年8月相较减少13.98%。受长期资本的供给不足,当前国资背景GP仍是吸引产业资本的主力;而另一方面,众多中小投资机构面临优胜劣汰。

    在8月的349起投资交易中,高瓴资本、腾讯、红杉中国等头部机构活跃度较高,高瓴资本出手次数更是高达9次。对此,有市场评论认为,LP在GP的遴选上将愈加严格。从数据统计来看,8月,多数机构无新成立基金或仅成立1只,而成立多只基金的机构为69家。其中,新成立基金较多的机构多为头部机构和有政府背景的机构,包括高瓴资本、广州金控等。

    可见,今年以来,在资本寒冬和疫情的大背景下,VC/PE市场优胜劣汰的进程再次提速,机构两极分化继续加剧,头部机构不仅在募资环节上优势明显,在投资上也能够保持较高的投资活跃度。

    业内人士曾公开表示,随着注册制落地,中国创投进入3.0时代,创投机构面临重新洗牌、重新组合、优胜劣汰。在他看来,当前的创投行业依然面临募资端和投资端的困难。

    “首先募资端,很多机构募不到钱。民资LP非常稀少,创投的神话破灭,很多老LP没赚到钱。机构LP方面则以国资为主,差不多70%、80%的资金来自于国企、政府引导基金。在投资端,好项目少,找到好项目也不一定能拿到份额,竞争非常激烈,一般的机构是做不下去的。”肖水龙说道。

    与此同时,原有的投资逻辑或将不再适用当下的投资行业。澳银资本董事长熊钢曾公开表示,高风险不等于高收益。他指出,注册制导致投资核心逻辑发生变化,向支持企业创新和价值投资转变,包括对风险的判断也会改变。“随着退市制度的高效化和持续化,退市会越来越快。”

    返回列表